您好,欢迎您来到甘肃省科学技术协会,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科协要闻 基层动态 学会之窗 科协机构 科普天地 科协专题 通知公告 文件下载
 
正文阅读  
 
痛悼!战争与科学的终极奥义,这位少将用尽一生追寻!
 
编辑:信息中心投稿    来源:科技日报公众号      时间:2018/1/9 9:34:20 

2.jpg

1月5日,节气小寒。淅淅沥沥的冬雨已经断断续续下了几天,给长沙平添了几分寒意。

从突然发病到离世,刘戟锋少将生命的最后20天是在重症监护室走完的。科技日报记者得知,刘戟锋少将在被抢救期间,曾有过短暂苏醒,在命悬一线的紧要关头,他念念不忘的还是心爱的战友、挚爱的家人、倾心的事业,承担的重大科研任务。他还向家人要了一点饮料尝了一下,说:“还是这个味儿。”

刘戟锋,中国著名科技哲学专家和军事技术哲学研究领域的重要开拓者和推动者,国防科技大学前沿交叉学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防科技大学原军事高科技培训学院院长、学校智库常务副主任。因病医治无效,于2018年1月5日8时15分在长沙逝世。

让军事成为科技哲学的沃土

军队,虎狼之师;科技,虎狼之翼。刘戟锋少将一直用“虎狼之翼”这四个字比喻科技与军队的关系,而这也是他终身从事的研究领域——军事技术哲学。

军事技术哲学是科技哲学的一个分支,属于哲学的重要分支学科,以军事高科技为研究对象,研究其在人类战争中的发展规律。

“多年来,我一直在琢磨,如何从科学技术对军事影响的角度,来破解军队战斗力的构成要素及其发展趋势,最终,我得出了一点规律性认识。简单地讲,它就是,军人素质——从体能较量大智能较量;武器装备——从材料对抗到信息对抗;作战方式——从自然中心战到网络中心战。”在一次访谈中,刘戟锋如是说。

话说的轻描淡写,但为了诸如这般的“一点规律性认识”,刘戟锋却为之奋斗了终身。

和很多人一样,刘戟锋决定投身科技哲学领域,是受钱学森的影响。1979年7月2日,时任国防科委副主任的钱学森在“关于国防科技大学建设的十点指示”讲话中恳切地说:国外有成就的科学家都有点自发的自然辩证法。我们是马克思主义者,可以自觉地运用辩证法,比人家高明。

这段话在刘戟锋心中播下了科技哲学的种子。上世纪80年代初,国内只有“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而“科学、技术与军事”研究领域一片空白,尚未起步。

为将科技哲学与军事联系在一起,即将大学毕业的刘戟锋在毕业论文《论科技进步与军事变革》中鲜明提出了按能量传递与转换的不同方式将武器划分为冷兵器、火器、核武器三个时代,开创了国防科技大学自然辩证法研究紧密联系军事技术发展的先河。而这成了他研究的出发点。

将军原来是哲人

“刘教授的办公室挂着一幅字:‘智者无疆’,意指没有思维定势的精神境界。心中有大爱、智者本无疆,应是刘教授一生立德、立言、立功的生动写照。”刘戟锋的学生、国防科技大学国家安全与军事战略研究中心主任朱启超教授告诉记者。

“学者风范、哲人风骨、将军风度。光有学识不足以率众,光有人格魅力不足以服众,学识与人格魅力的结合让他成为耀眼的将星。他做到了仁者爱人、宽者得众、智者率众。”刘戟锋的学生刘艳琼这样评价他。

1997年,刘戟锋依托自己博士论文的研究成果,出版了《哲人与将军——恩格斯军事技术思想研究》一书。

这本书是刘戟锋最满意的著作之一。他大概没想到,书名会成为自己一生的真实写照。从哲人到将军,他以笔做枪,让科技哲学为我军军事变革导航。

刘戟锋的学生,国防科技大学石海明副教授回忆道,“记得刘老师曾提到,近年来隐隐感到,虽然现代战争是信息战,但只有物理信息战是远远不够的。”对此,他专门咨询了老师。

“沉湎于对上次战争的特点、模式、经验的反思,是人类军事史上屡见不鲜的痼疾与通病。以信息战为例,人们围绕信息战的特点、规律、战法展开了广泛的探讨和研究,却忽视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所谓的信息战,是否就是今天人们所津津乐道的这般模样?对于信息战的理解,是否应该有更宽广的视野?”刘戟锋言简意赅,“物理战发展至今,人们还在追求光电对抗、自动跟踪、精确制导、定点打击、红外遥感、纳米技术、外空作战,是否有必要跳出物理战的现有模式,对战争与科学的关系作一点应有的反省?”

在刘戟锋的努力下,2008年,“科学技术与军事变革的哲学分析”成为国家“211工程”三期重点建设的两个同类学科之一。而他本人也硕果累累,先后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出版学术专著10部,主编和翻译著作24部,主持完成全国、全军重大课题研究40余项,科研成果在全国、全军评比中26次获重大奖项。

工作到生命最后一刻

2017年12月14日晚上8点多,刘戟锋突发急病住进了ICU病房。就在前一天,他还在办公室工作到很晚。

一篇回忆他的文章里这样写道,“有人说,他是国防科大又一个累倒的学者。刘戟锋这个人,一生治学标准和工作标准都非常高。读书的时候很拼,当教员的时候很拼,当教研室主任、当院长、当将军的时候依旧很拼。他经常早上碰到熟人或者下属,打招呼的方式是,‘你昨天晚上几点睡觉?昨天晚上在干啥啊?’”

刘戟锋生命最后阶段的工作列表上,有几项是重中之重:一项是总部下达的关于武器装备发展战略的项目论证;而另一项则是已于2011年出版的《虎狼之翼:关于科学技术与军事变革的对话》,以及《关于科学技术与思想政治教育的对话》的系列篇《关于科学技术与军事战略的对话》的创作。有评价称,《虎狼之翼:关于科学技术与军事变革的对话》一书汇集了国防科技大学科技哲学研究团队数十年的主要理论研究成果,是刘戟锋军事技术哲学思想的集大成者。

“就在生病住院的前段时间,老师还和我讨论有关这本书的创作构思。然而,这却成了老师永远也无法亲自完成的心愿。”石海明说。

刘戟锋的办公室挂着两张他最喜欢的个人照片,其中一张是黑白照。有人开玩笑说,这张黑白的不吉利,他却哈哈大笑,说马克思主义者是无神论者。一次在扬州出差,大家相约去当地寺庙游玩,而他却没有去,原因仍是他是一名马克思主义者。

“刘老师有多重身份,作为哲人,他把智慧传递给学生,作为将军,他把担当传递给学生,作为军队理论工作者,他把坚定的信仰传递给学生。我们学生深切地怀念这样的老师,敬重这样的老师,也愿意将这份爱传递下去。我想这也是老师的心愿。”石海明说。

 
 
上一条新闻:这段时间狂刷“存在感”的病毒主角原来是它……


下一条新闻:厉害了!两个国产疫苗双双通过世卫组织预认证,中国疫苗体现大国担当!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甘肃省科学技术协会,联系电话:0931-8816196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东岗西路489号, ICP备案:陇ICP备13000431号, 技术支持:甘肃省科协信息中心